圆心|被砍眼科医生陶勇:那些伤害医生的人,我一个都不原谅

1月20日,北京朝阳医院的陶勇医生在出诊时,被一名男子进入诊室持刀砍伤,他的助理刘平也被砍伤。这起恶性伤医事件引发舆论高度关注,陶勇的救治情况也牵动人心。

3月28日,伤医事件过后两个多月,陶勇第一次以直播的形式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他在直播中说道,这段时间是人生中最黑暗和沮丧的两个月。坐在镜头前的他详细介绍了自己的伤情:头上被砍了三刀,左胳膊、右胳膊前臂、左手的掌中以及背后都有多处骨折,还有神经、肌肉、血管的断裂。

关于康复状况,陶勇向《圆心》透露,已经做了一个多月的康复训练,至少还需要两个月才能出院。

以下是圆心与陶勇医生的对话。

圆心:陶医生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陶勇:现在精神状态还可以,伤口也早就在一个月前就拆线了。最开始的时候整个左手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像掉在冰窖里头一样,现在已经做了一个月的康复训练,关节的僵硬度比原来有很多改善,但是主动的手部运动还不太行。

手打石膏一个月都硬了,就算正常人的手用石膏固定一个月,也会一样。手部的康复,包括使用各种手法按摩,还使用电击和支具。

治疗起来很疼,按摩的时候是关节僵硬的那种疼痛,电击的时候不舒服,就是肉在那“抽抽”的感觉。

圆心|被砍眼科医生陶勇:那些伤害医生的人,我一个都不原谅
陶勇医生受伤的左手正在康复中

圆心:预期会恢复成什么状态?

陶勇:不预期,我不去给医生过多的心理压力。就像孩子送到学校,我不去跟老师说,预期孩子上清华北大,你说完了老师就没法教了。只能是我慢慢配合治疗,能恢复成什么样就恢复成什么样,争取一个最好的结果。

圆心:出院以后对生活和工作有什么规划?

陶勇:首先肯定要做眼科的原创性研究,我在眼科的精准医学眼内液检测方面做了很多的积累,肯定会继续努力,做出一些眼科的原创性贡献。因为在这个领域里头,通过这些年的积累,我们已经在国际上处于领先的地位,继续把它完善起来,保持住领先地位,是我做眼科医生的一个夙愿。

第二个,如果未来有一定的能力和影响力的话,希望把慈善做起来。因为我们的治疗技术手段还是有限的,世界上终归还是会有很多失明的人。如果他们能自食其力,让家庭更加幸福,整个社会就会更加和谐。

如果手部恢复的好,我也会重新再做一些临床工作。

圆心:会因为伤医事件而难过吗?

陶勇: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难受,刚开始肯定难过,但不是反复难过。

圆心|被砍眼科医生陶勇:那些伤害医生的人,我一个都不原谅
生活中的陶勇

圆心:你住院期间还在关心时事,微博转了内蒙古的伤医事件。

陶勇:还是很痛心。疫情刚刚过去,大家歌颂白衣天使还没有画上句号,又开始发生伤害白衣天使的事,希望保护医生的安检措施尽快落地。

圆心:你认为发生医患纠纷的原因是什么?

陶勇:我觉得本质的原因还是在社会,它是一个社会问题,不是一个医疗问题。社会在教育层面更多地强调个体以自我为中心,保护自身利益,没有多去强调宽容和理解,导致整个社会关系就变得戾气太重。我们小时候,社会提倡给老弱病残让座,但现在变了,都是主动要求别人给自己让座,美德变成了一种道德绑架的工具,而不是用来约束自己的行为规范。道德规范应该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现在变成严于律人。

在医院,我们尽管投入了很多医生、护士,都很辛苦,但别人永远不会满意,因为需求是无止境的,人永远可以提出更高的要求。例如我们给病人看病,病人都觉得医生看别人的时候应该快点,轮到自己的时候就要慢一点。一些患者其实已经得到了很多,但内心里仍然充满了仇恨――医患矛盾成了整个社会心态的一个缩影。

圆心:医生群体该如何保护自己?

陶勇:我真觉得不是医患本身的问题,是整个社会心态的问题,一个赛一个地去苛责对方。

我出事之后,很多医院把桌子直接架到诊室门口,不让病人进屋,无形中让两边隔阂越来越大,其实大部分病人是好的。

目前唯一能做到避免恶性伤医事件就是尽快安检,这样可以起到震慑作用。

圆心:你暂时脱离了一线工作,会觉得放松吗?

陶勇:肯定会,因为医疗工作本身就是一个劳心劳神的过程。现在白天不用操心,反而睡眠特别好。

圆心:有没有想过放弃做医生?

陶勇:经常有,因为医疗工作就是在做奉献,所以常会想放弃。你想想,你日复一日地面对那么多病人,一边是病人拿着厚厚的一摞资料,医生以一种面对高考的心态,聚精会神地分析病情,另一边就像菜市场,每个人都赛着打断你的思路,医生不得不在一团混乱之中做好一件事情。为什么现在年轻人不爱学医,或者医生越来越多地离开这个行业,都是出于这些原因。

圆心:得不到患者们的理解?

陶勇:对,工作压力大,大众、患者都不理解,没有实际上的回报,也没有精神上的认可。打个比方,就有点像母亲给一家老小洗衣、做饭、扫地,结果辛辛苦苦炒好了菜,扫好了地,还被骂菜做得不好,饭做得不好,那她就不爱干了。

圆心:也不是所有患者都不讲理吧?

陶勇:对。患者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里头有理解你的人,也有不理解得你的人。一方面有让你伤心难过的,也有一些让你觉得很欣慰的,这两方面因素都有。

圆心:经常想放弃,那为什么至今还在做医生?

陶勇:有一些疑难病、慢性病的患者,你放弃了,他就找不着合适的大夫给他治了。就像母亲又洗衣,又做饭,又扫地,但真要撒手不干,又舍不得家里头这些孩子,所以还是忍着干。

圆心:你怎么看待那些伤害医生的人?

陶勇:一部分群体可能就想报复社会,发泄心中不满。像这次内蒙伤医事件,凶手本身是一个晚期的糖尿病患者,本人离婚了,双目也失明了,拽着医生的衣服行刺。他常年透析,可能临死想拉个垫背的,就是一种报复社会的行为。

对于这部分穷凶极恶的人,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他们已经丧失了正常人良知,完完全全就是罪犯。事件已经脱离了一般意义的医患矛盾,对这部分人我不需要额外说什么。

至于其他一些小捣乱,希望获得利益最大化的人,我建议他们格局高一点,看得广一点。真的在医院捣乱,最后也得不到实际的好处,而且最终伤害的还是自己的利益。

圆心:你能原谅他们?

陶勇:人家杀你,你说你原谅他,把右脸再凑过去,怎么可能?社会不乱了?那以后大家不都赛着杀医生玩?

这是犯罪,法律不讲原谅,不然违反规则的代价就太低了。

圆心:你希望伤害你的人得到什么惩罚?

陶勇:我作为公民,我相信法律,不能随便说,我不是法官。

圆心:对方跟你道歉了吗?

陶勇:没有,他们本身心态就是扭曲的,他们可能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各自性格有问题,无法跟人正常相处,才会做出这么极端的行为。

圆心:在这次疫情中,医护群体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陶勇:在重症监护病房第二、三天的时候,护士告诉我了一些疫情方面的消息。

圆心:面对多位同行眼科医生离世,你是怎样的感受?

陶勇:他们的勇气和精神,需要用一种很好的教育方式,深入到人们内心中去,而不是在这个时刻来歌颂,事后说“都是过去的事了”。这么做会造成特别不好的影响。

而且,还要让这些敢于为国家挺身而出的人,得到实际的回报。

圆心:什么回报?

陶勇:切实增加这些人的待遇。有些演艺明星演戏对口型,就有成千上万的收入,谁不想去干?钟南山院士这么有名望,家里还是那么朴素的环境。你愿意过哪种生活呢?

从事这么危险的行业,如果真的留不住年轻人,断送了年轻人长期从事医学的可能性,吃不饱穿不暖怎么继续医学生涯?

原创文章,作者:必赢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knykp.com/biyingtiyuzixun/399.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