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证实!部分国企员工出国前可自愿接种新冠疫苗

(原标题:证实:国企员工出国可接种新冠病毒疫苗)

彭博社10日消息称,中国部分大型国有企业的员工在出国前,可以自愿选择注射目前正在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

11日,《环球时报》记者就此报道向有海外业务项目的两家大型国企进行核实,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并表示“听说部分有出国需要的央企人员已注射疫苗”。

相关专家对《环球时报》表示,建议出境人员接种正在研制的新冠病毒疫苗一方面说明有关部门对于这种灭活疫苗安全性很有把握;另一方面也可以被视作Ⅲ期临床试验的一部分,有科研意义。

据彭博社报道,知情人士透露,打算赴境外出差的中国国企员工可自愿选择接种由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属公司开发的疫苗,报道称“中国监管部门已向国有企业传达了这一提议”。

报道称,新冠病毒疫情已在全球导致超过720万人感染,逾41.1万人死亡。如果国企员工自愿接种疫苗,那么他们不仅有可能免于感染,也有助于搜集疫苗效果的相关数据,从而最终击溃病毒。

彭博社报道称,上述实验性疫苗目前处于II期临床阶段,正在进行人体安全性的检测。疫苗能否有效预防感染只有到III期才会明确,这也是获得市场推广审批之前的最后一关。在III期阶段,将有数千人注射疫苗,以评估疫苗在疫情活跃的环境中是否有效,由于中国国内每日新增病例数已十分稀少,疫苗将需要在疫情仍未消退的海外进行检验。

此外,据相关人士介绍,因为有些国家出于防疫需要,目前仍限制中国人入境,加之中国严控境外疫情输入风险,对国际客运航班有限制,因此目前央企海外出差人员数量依旧有限。

公开报道显示,疫苗临床研究一共分为3期,安全性贯穿整个临床阶段,其中Ⅲ期临床试验主要评估疫苗的有效性,需要在疾病流行的背景下,完成免疫原性评估需要6个月以上时间,完成保护力试验则需要更长的时间,因此完成Ⅲ期临床试验,最后得出疫苗安全、有效的结论,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

对此报道,武汉大学医学部病毒研究所教授杨占秋1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疫苗临床研究III期没有完成之前,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并未最终确定,疫苗的生产工艺也不稳定。在该阶段,前往疫区的出国人员自愿选择注射疫苗最突出的效果是心理安慰作用,心理因素也是影响感染的因素之一。

杨占秋认为,如果只是少量出国人员注射了疫苗,其在海外期间的相关反应和数据对疫苗III期临床研究的借鉴意义并不大。他举例,假若有一个百人团队曾注射疫苗,并产生了抗体,在海外疫情流行区停留过程中没有一个人被感染,这可以说是对疫苗有效性提供了科学佐证,但零星个体的数据没有太多科学价值。

疫苗专家陶黎纳则对此有不同看法,11日,他对《环球时报》表示,虽然疫苗的有效性还有待验证,但相关部门建议出境人员接种未上市的疫苗是一种“紧急使用”,说明相关部门对这种灭活疫苗的安全性很有把握。

陶黎纳表示,这种“紧急使用”有双重意义。首先是保护海外中国人的健康,充分体现我国一贯的、把人民利益放在首位的价值观;类似美国、印度等高疫情地区应优先推荐使用。

其次,“紧急使用”也是研究的一部分,除了进一步观察其安全性,还可以在疫情高发地区进行人体保护效果的观察, “被征求意见的海外务工者中,有些人选择接种疫苗,有些人不接种,这样就自然形成了疫苗组和对照组。他们在国外感染病毒的机会远远大于国内,可能1-2月后就能根据各自的感染率计算出疫苗的保护率。”

陶黎纳认为,赴海外各地的员工接种疫苗后在数据收集方面会有困难, 主要是需要采2-3次血检测抗体。血液如果不能在当地检测抗体,则需要送回国内抽检,比较麻烦,如果没有抗体数据支持,就没法为其他疫苗提供有效性的参考指标。杨占秋也提到类似难点:“对疫苗志愿者的数据监控有一整套程序,在不同时间节点有不同安排。而海外出差人员在海外停留时间长短不一,对其无法做到有效跟踪监控。”

一位武汉医生11日对《环球时报》表示,这些赴海外的员工注射疫苗在实践中有科研意义,可以被视作Ⅲ期临床试验的一部分。国内感染者非常少,要验证疫苗效果,在疫情环境里去实践检验效果更为直接。冠状病毒变异性很强,国内研发的新冠疫苗面对海外疫情是否适用面临挑战,但从科研角度而言,“ 宁可研究了用不到,也不能不研究”。

原创文章,作者:必赢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knykp.com/biyingtiyuzixun/1715.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